1. <tbody id="c48lk"><track id="c48lk"></track></tbody>

    2. ?
      醫藥經濟報數字報
      醫藥經濟報熱點 > 正文

      禮來打響胰島素降價“第一槍”,諾和諾德、賽諾菲跟進!美國高藥價體系難以為繼?

      發布時間:2023-03-20 15:51:04作者:于成林來源:醫藥經濟報

      全球胰島素正在開始進入降價螺旋。  

      自3月1日禮來打響胰島素美國降價“第一槍”,短短20天內,賽諾菲、諾和諾德也下調了胰島素的價格。自此,占據全球胰島素70%市場的三大巨頭皆將自家產品價格大幅下調。  

      圍繞胰島素的高價問題,賽諾菲、禮來、諾和諾德時常陷入爭議。2022年8月,美國國會通過的《通脹削減法案》(下稱《法案》),要求醫療保險部分覆蓋患者的胰島素自付費用上限為每月35美元,自2023年1月1日起生效,這被業內認為是促使胰島素降價的導火索。  

      三巨頭胰島素在美國的降價動作,不僅引發了美國糖尿病細分市場震動,而且也將會對全球藥品市場價格格局帶來影響。業內觀點指出,《法案》頒布落地,胰島素僅僅是美國高藥價體系發生根本變化的一個縮影,美國市場一直以來都被視為全球高溢價競爭的重點區域,如果降價趨勢愈演愈烈,極有可能對眾多醫藥企業的戰略決策、業務架構乃至團隊管理帶來極大的成本考驗。  

      胰島素迎平價藥時代  

      三巨頭的隱憂與自救  

      本輪美國市場掀起的胰島素產品降價,主要還是配合《法案》中關于醫療保險D部分覆蓋的患者的胰島素自付費用上限的規定,這也是因為降價前胰島素在美國的價格太高,美國胰島素的高價問題一直備受詬病。  

      3月1日,禮來宣布,賴脯胰島素(優泌樂)和人胰島素(優泌林)降價70%,將于第四季度生效;將其非品牌胰島素價格降至每瓶25美元,今年5月1日起生效。  

      隨后,賽諾菲和諾和諾德何時跟進降價,成為了市場熱議的話題。  

      3月16日,賽諾菲宣布其甘精胰島素(來得時)在美國的標價下調78%,并且將設置35美元的患者自付上限,無論是否有商業保險。這些降價舉措將于2024年1月1日生效,此外,谷賴胰島素(艾倍得)的標價也下調了70%。   

      3月14日,諾和諾德也官方宣布,在美國大幅降低胰島素類藥物的價格,其中門冬胰島素(諾和銳)降價75%,人胰島素和地特胰島素(諾和靈、諾和平)降價65%。諾和諾德還降低了非品牌胰島素的標價,以與各品牌胰島素的降價相匹配,所有調整也將于2024年1月1日生效。  

       

      在多家MNC接連不斷宣布胰島素降價之前,中國國內就已率先開啟胰島素降價集采。2021年11月,作為專項集采品種,國家胰島素帶量采購在上海開標。2022年7月,全國31省份全部落地實施胰島素集采。前述國際三大胰島素巨頭也均參與了胰島素集采。業內紛紛表示,在首個胰島素上市百年之際,掀起無數業內風雨的降糖藥,終于有望成為平價藥。  

      行業觀點分析認為,本輪胰島素價格巨變背后,有兩點主要原因。胰島素的市場競爭格局也在變化,新型降糖藥物的出現和胰島素生物類似藥的問世都在擠壓老一代胰島素的市場。  

      隨著專利保護到期、仿制藥替代,原研藥價格下降是市場競爭的結果。同時,隨著GLP-1和SGLT2等新一代降糖產品憑借更優的效果和便捷性,迅速完成了降糖藥物市場的更新迭代。具體而言,2022年全球糖尿病藥物市場規模高達596億美元,其中前4位的為2款GLP-1受體激動劑和2款SGLT2抑制劑;2022年,諾和諾德司美格魯肽(Wegovy)銷售額高達108.82億美元;禮來的度拉糖肽(Dulaglutide)緊隨其后,銷售額到74.4億美元。  

      同時,GLP-1還在肥胖適應證上表現出優勢,未來市場潛力巨大。目前,禮來、諾和諾德等MNC皆在該賽道有所布局,國內華東醫藥、信達生物等也緊隨其后。  

      另一方面,這與胰島素價格居高不下,“吃藥難、吃藥貴”這一世界性的難題有關。截至目前,依靠胰島素產品,無論是賽諾菲、禮來,還是諾和諾德都獲得了巨大的收益。然而,在高收益背后是產品高價引發的用藥負擔難題。  

      2017年,“三巨頭”曾經收到一項集體訴訟。相關信息顯示,由于企業不斷提高胰島素價格,產品定價與實際價格之間的差值也越來越大,這也讓PBM(PharmacyBenefitManagement,藥房福利管理)公司有了更高的返點空間,從而提高銷售額和利益。原告則表示,患者成為了不斷上漲的價格賬單的買單者。  

      2021年7月,美國地方法院接受了對賽諾菲、諾和諾德和禮來及PBM公司對胰島素類似物藥品漲價,涉嫌賄賂和欺詐的指控。  

      2023年伊始,美國加州總檢察長RobBonta、美國總統拜登也分別在公開場合針對相關情況進行表態,前者在1月對禮來、諾和諾德和賽諾菲提起訴訟,指控這些公司利用其市場影響力向糖尿病患者收取過高的費用。后者2月呼吁將每月35美元的上限擴大到醫療保險之外的所有糖尿病患者,讓《法案》切實落地。  

      《法案》或將引發連鎖反應  

      企業裁員潮即將爆發?  

      藥價貴是全球共性問題,這個問題在美國也不例外,甚至更為嚴重。藥品生產企業、保險公司、流通鏈條等各方博弈定價下的藥品價格形成機制,導致美國市場陷入追逐更高利潤的循環中。  

      據統計,2021年美國藥品支出大幅上漲,達到了4070億美元,人均藥品支出1200美元,排名世界第一。另一方面,據哈佛大學Aaron教授《2008-2021年處方藥定價趨勢》研究報告,過去14年中,美國548種新藥上市價格年均增長20%。  

      在美國藥價博弈的漫長歷史中,過度自由的市場不斷結出惡果。其中,PBM、保險公司與藥企“同謀同利”,成為美國藥品市場最根深蒂固的頑疾。  

      PBM于20世紀60年代末出現,是介于保險機構、制藥企業、醫院和藥房間的管理協調組織,目的在于通過與各方簽訂合同,影響醫生或藥師的處方行為,達到控制藥品費用增長。  

      PBM在最開始確實為支付方節約了部分費用,但PBM作為一個商業組織,因為擁有擬定藥品目錄、審核藥品處方等決定性能力,在無法控制自身立場之際,便開始出現賄賂與高返點(Rebates)的情況,市場也因此向失衡發展。  

      市場觀點認為,商保公司與制藥企業的關系從“對手”變為“隊友”。有保險可以報銷高額藥費,反之看不起病成為美國保險合約的核心吸引力,這便是美國保險公司看似不合邏輯的反對實行藥品價格談判的原因所在,造成了商業保險公司與藥企之間維持高藥價的利益趨同。  

      為規避聯邦貿易委員會的反壟斷和不正當競爭調查,大型PBM公司還紛紛與商保公司合并,如第一大PBM商ESI與保險公司Cigna合并。由對手變成合作伙伴是美國藥品市場多年自由競爭下摸索出的最佳獲利模式,最終共同造成了美國高藥價。  

      業內專家指出,藥品價格是關系民生的重要問題,完全放任的自由市場也有其弊端。面對政策端的結構性調整,如何盡快適應正在成為企業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3月16日,據媒體報道,安進正在裁減約450名員工。  

      圖片  

      去年11月,安進在提交給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的文件中表示,《通脹削減法案》的藥品定價控制和醫療保險的重新制定可能會對企業的銷售(特別是對那些在很大程度上依賴醫療保險報銷的產品)、業務和經營成果產生重大不利影響。今年1月29日,安進已經裁員了300人,主要為美國商業團隊員工,公司方面指出,此次組織變革是為了更好的應對行業結構性調整。  

      事實上,今年以來,大藥企如輝瑞、拜耳、強生等都陸續開啟了裁員計劃,主要是受醫藥市場法規環境影響是最為核心的原因。行業普遍預期,伴隨著全球經濟博弈和醫藥法規政策調整,未來裁員風暴預計將繼續蔓延。  


      此內容為《醫藥經濟報》融媒體平臺原創。未經《醫藥經濟報》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復制或建立鏡像。如需獲得授權請事前主動聯系:020-37886610或020-37886765;yyjjb@21cn.com。

      ?

      醫藥經濟報公眾號

      腫瘤學術號免疫時間

      醫藥經濟報頭條號

      分享到

    3. 天堂影院_80电影天堂网_电影天堂_免费电影_天堂影院迅雷下载
      1. <tbody id="c48lk"><track id="c48lk"></track></tbody>